首页 > 专题 > 新中国成立60周年
热烈庆典前的冷静思考(望海楼)
2009/09/19
    共和国60华诞将至,万方乐奏,举国欢腾。从北京加紧准备游行、阅兵的忙碌里,从人们透着喜气的眼神里,从“今夜无人入睡”的歌声里……到处是大庆之前的欢乐和热烈。
 
    热烈的理由,诚如《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所言,“恢复中国的伟大所必需的全国统一是所有爱国的中国人衷心渴望的目标”。我们的目标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

   热烈的根据,是新中国成立6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辉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每临大事有静气,总是能够带领全党全国人民,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中国科学发展、持续发展、和谐发展、和平发展的基础已奠定,道路已开通。

    在此热烈气氛中,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给了全中国人民一个明确的信号: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正以改革创新精神,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

    好一个高瞻远瞩、务实求新的好题目,好一个热烈庆典之前的冷静思考!

    在辉煌成就面前,始终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热中有冷,居安思危,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立足两个结合——伟大工程(党建)和伟大事业(民族复兴事业)相结合,在履行执政为民、执政兴国历史使命中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抓好三个着力——着力提高党的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就一定能更好地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

    一个人,最难的是热中有冷、居安思危。所以古人常说,“盛时常作衰时想,上台当念下台时”。

    一个企业,最难的也是热中有冷、居安思危。所以比尔·盖茨不断呼吁,“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难的还是热中有冷、居安思危。所以古人苏轼有言,“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坐观其变而不为之所,则恐至于不可救”;魏征也说,“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长者也。”

   一个领导着伟大事业、有88年辉煌历程和不朽功勋、有7500多万党员的大党,最难的仍然是热中有冷、居安思危。所以1945年,黄炎培问毛泽东:“余60年过眼,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初时聚精会神,继而惰性发作,渐渐竭蹶。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没有能跳出这一周期率的,中共诸君可有良策否?”毛泽东当即答以我们必能跳出这一周期率,并简述相应措施。胜利在望之际,毛泽东向全党推荐郭沫若所著《甲申三百年祭》,要大家看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是如何因骄致败的。共和国创建之初,毛泽东又向全党强调“两个务必”。

   今天的中国,为什么总是能又好又快地发展?一些外国学者认为这是“中国模式”之谜。其实,谜底就在于,中国有一个能够居安思危、勇于变革创新、永不僵化停滞、永葆青春活力的、全国人民衷心拥护的中国共产党!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年9月21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阪总领事馆 版权所有
http://osaka.china-consulate.org